shero

鹰婕:

想说的话太多,反而处处沉默。


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涂涂写写,密密麻麻,

字句简短,再无冗长篇幅。

每一句话都像一片独立的森林。


世界那么大,我们何以漂流至此,

来日的我们,又将去往何方。


她说,你走的地方越来越多,

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,会不会有一天就把我给忘了。

当时看着傍晚的阳光在房间里踟蹰徐行,

如一只优雅古老的爬行动物,

回她,心越来越大,心也越来越小,

哪些人是同类,哪些人能走进心里,

嗅觉变得敏锐,界限变得清晰,

黑夜里会发现,牵挂于心的人始终多不起来,

那么寥寥几个,挂在黑暗夜幕里却能闪闪发光。


其实寥寥也就足够,若够真实,若够珍惜。

就像爱情无法被瓜分,关怀也无法。


一直以来都不过是个小女人,

没什么惊天动地的雄心壮志,

只不过想要活得真实,

只不过不愿人云亦云,

只不过珍视心里的声音。

这本来就没什么特别,

只是,当下太多人麻木了自己,

却还要给我打上异类的标签。


已经不再去争辩或反驳。

我明白,每个人都很固执,

我无法用我的理解去说服他人,

这本来就是一件徒劳的事情。


生如长路,旅人千般。

每个人都在践行自己既定的固执,

无论辛酸还是欢愉都是寂静发生,

别人无法感同身受,

唯有冷暖自知,一苇以航。


婕,天津,2013年10月18日。


评论

热度(868)

  1. shero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